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阴间道士 > 第266章 潜龙在渊1

第266章 潜龙在渊1

不对,没给秦兮十万块钱,只给了她五万块。

我亲了秦兮一口,想起来,我并没有给她那么多钱,只是下意识出于想装比的想法,想成了给了她十万块钱。

我反手掏出手机,给秦兮又转过去了五万块。

叮咚一声。

秦兮刚被我亲了一口,又收到了五万块的转账。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看到手机到账五万块钱,她的心情莫名的很糟糕。

她内心产生了一种出卖姿色换钱的想法,认为我的行为是对她尊严的践踏。

我了解到她的情绪,也是一愣,直接了当的说:“我有本事赚钱,我赚了钱不给我女人用给谁用?这五万块钱,你帮我置办一些男人的生活用品,放在你家里。”

“置办生活用品哪需要这么多钱?”秦兮感觉羞耻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

我说:“茶叶,烟酒,这都不算,主要是家中常备牛羊肉,我得吃。还有薄荷,牛蒡子,桑叶,菊/花,柴胡,蔓荆子……这些祛火的药材。呆会我再给你开个清单,里头还有一些别的阴寒属性的药材,你也给我准备一些,我随时都可能用到。这些东西或许价格都不贵,但天长日久,细水长流,五万块钱不到一年就会花玩。”

秦兮听得一愣一愣的,惊愕的怔了一下,转眼看着我说:“你还打算在我家常住?”

“不在你这安家,我疯了吗?花钱如流水,在柳诗雨面前表现出一副你是我的女人的架势?虽然你跟柳诗雨关系也很好,但你要进她的核心团队,还得靠拳头,她给我公司干股除了她不信任谢飞燕之外,主要是因为我有拳头,唐家也被我踩了一脚,她要利用我威慑唐家,免得她抢了唐家的石头渠道,唐家从武力上找她的麻烦。”

“这才是柳诗雨给我干股的本质原因。”

“还有谢飞燕,嫁到上京来,只是为了她家方便卖石头。跟唐家合作,跟柳诗雨合作,对西南谢家来讲都无所谓的。谁强跟谁合作,这本是题中之意,这也是谢飞燕给我干股的本质原因。”

“如果我是孤家寡人,只是一个人拳头大,柳诗雨和谢飞燕也不会如此迅速的选择在我身上下注。偏偏我背后还有李家啊,李家不涉及古玩行当,但钱这种东西是通用的,我有李家兜底,崛起是必然之势。”

“柳诗雨,谢飞燕,选择在我身上押注,是经过综合考量的。”

我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又说:“你是律师,你应该明白这个世界的核心,就是拳头。法律是炎夏人窝里斗的一种文明方式,因为都是炎夏人,所以有矛盾了别动干戈,咱们讲/法律。”

说着我瞅着了一眼路视镜,瞥着躺地上的白衣男子又说:“奇门江湖就没有法律保驾护航,就直接用拳头说话了。拳头要是不够大,出来装比,结果就这样,躺地上了。”

我收回看路视镜的目光,靠在副驾的椅子上说:“你如果不是律师,长得再好看,我也不会花这么大的心思。你的身材长相是我喜欢的,社会能力也是我需要的,两者缺一不可。”

“那我是不是要谢谢你啊!!”秦兮娇怒的咬牙切齿,不经意流露的一抹风情,我眯眼瞥过去,看得口干舌燥。

我看着车前,悠悠的说:“五湖四海,滚滚人潮,全炎夏没有二十亿人,也有十五亿了。我跟人扯皮,找柳诗雨帮忙喊个律师,她找了你过来帮我处理事情。难道/上京的美女律师就你一个了吗?这就是缘分了。更奇妙的是你跟白芷是老同学,要不是碰到我跟白芷的物业扯皮,你也不会脑袋一热跟我开玩笑说,给我当情人那种事?”

“这就是成年人的玩笑,你如果跟三十岁的人讲,别个即便当真也会有所顾忌,不敢当真。当然,我要不是十八岁,你也不会给我开这种玩笑。”

“尘世间,人与人的相遇,总是像命中注定,安排好的。”

“而带给人苦恼的,往往也是造化弄人。比如你三十,我十八,真要向往郎情妾意,白头偕老,那就是贪了。”

“正所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

我一下坐正了,揪着脑袋,转头盯着秦兮开车的侧眼,眼馋的盯着她娇俏的侧颜,耳朵,脖子,香肩,以及高耸的衬衣,恶狠狠的说:“我宣布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女人了,哪个雄性动物靠近你半米范围,一旦被我知道了,我就打死谁。”

“你是不是有病啊?”秦兮烦躁的一脚刹车下去。

车停在了小区地下停车场的过道/上。

她板着一张脸说:“我不是你养的宠物,我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你工作需要跟雄性动物靠近半米范围吗?”我揭开安全带,转身,动作迅速的捧着她的脸,脑袋抽过去,吻向了她的娇唇。

她下意识的挣扎,推着我的肩膀和手臂。

可惜她没我力气大,我开始没亲歪了,经过一番自我脑袋调整,终于逮住了她的唇。

她虽然紧咬着牙关,但双唇触碰的感觉还是蛮舒服的。

我感觉舒服,她出于女人的本能认为是侵犯,下意识挣扎的更厉害了。

我也是火了,用力固定了她的脑袋,逮住了她的嘴巴使劲亲。

她张嘴一口,把我嘴巴咬住了血。

我嗅到了血腥味,以及品尝到了血的粘/稠感,阴戾和凶悍的性格被激发了出来,反手一耳光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

秦兮被打懵了,倔强的两眼水雾翻滚,努力克制着眼泪别流出来。

我看着她的眼泪,心疼的同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兴奋,心跳极快的说:“张嘴,啊,把我嘴巴上的血迹给我吸干净!”

她没动。

我把裂开的嘴唇凑过去,就往她嘴唇上蹭。

裂开的小口子蹭得挺疼,但刺疼的感觉伴随着扑鼻而来的雌性气息,让我感觉特兴奋。

她任由我蹭了两下,抓着我的后发往后一扯,一拳杵在我脸上,又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脆响。

我脸蛋火烧一样的疼。

就她打我这动作,在我眼中实在是太慢了,但我并没有躲。

挨了一粉拳,还有一巴掌。

我抓着她两只手,半个身子卡在她和方向盘之间,鼻子盯着她的脸,眼睛盯着她的眼睛说:“打爽了没?我嘴巴疼,你赶紧帮我吹吹,疼!”

我翘着嘴巴被咬开的裂口,疼是真的疼。

秦兮本来一肚子羞怒,愤慨,挣扎的很激烈,看到我讨好可怜的模样,莫名其妙的扑哧一笑,迎着我的目光,眼中闪烁着母性柔和的光辉说:“算姐姐怕你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