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腿

第五百二十七章 大腿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正文卷第五百二十七章大腿这座人口不足二十万的小城,却是沈前曾经的故乡。

“为什么会是陆城?”

沈前一边想着也一边松了口气。

没看错的话,在最后关头凌天侯似乎也跟了过来,但既然是人口众多的城市,那他就相对比较好隐藏了。

手腕一翻,一枚玉符已经出现在了沈前手中,正是太乙王亲自炼制的“隐身符”。

这隐身符等闲王侯皆难以看破,再丢到数十万人口的小城之中,更是等于水流融入了江河,沈前不信凌天侯这样还能发现他。

既然是现代社会,虽然不知道是哪一年,但既然是陆城尚在的时候,那老师大概率还在靖城坐镇,他只需要找个机会脱离这里赶到一百公里外的靖城,应该就彻底安全了。

现在出城肯定会很惹眼,沈前也不急,干脆就在靖城街头闲逛了起来,一边对照着记忆之中的场景,一边也有些唏嘘。

虽然当时他还小,但童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走着走着,沈前看到街边有小吃摊,便买了一杯木瓜水一盒炸洋芋,旁若无人的吃了起来。

摊主没有注意到沈前的存在,却很自然的捡起了地上的十块钱,收进了衣兜之中。

……

同一时间,陆城最高的百货大楼上方,凌天侯乔天梁负手而立,俯瞰着下方生活气息极其浓郁的小城。

他的精神力如同无形的大海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延伸而去,眨眼就掠过了整个陆城。

“没有?”凌天侯挑了挑眉,随即若有所思,“是某种隐匿手段吗?”

随即,凌天侯淡笑一声,身形骤然拔地而起,来到了陆城正中的广场半空之中。

下方人来人往,却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的存在。

“沈前!”

凌天侯嘴巴张开,以精神力共振,发出了无形的语言。

……

嗡!

在四周的一些出租车音响内突然发出刺耳的尖锐电流声的时候,沈前正呆呆站在街边,注视着前方的一幅景象。

那是一家童装店的门口,正有一家三口从里面走了出来,父亲有些尴尬的在旁边笑着,而母亲则拿着一条裤子正在喊着“三十不卖我们就走了”,约莫五六岁的小男孩背着美少女战士的书包,正沉浸于手中的一个恐龙玩具。

看着那两张熟悉的更年轻了一些的面孔,沈前长出一口气。

“原来这里就是十多年前……”

沈前喃喃道。

那一家三口正是沈良、王筱娟和幼年的沈前,随即沈前心中一紧,思索着凌天侯会不会对小时候的自己下手,但他转瞬又摇头,觉得这种可能性并不大。

且不说凌天侯能不能认出小时候的自己,就算能认出来,但小时候的沈前身上可没有他想要的秘密,这样的行为并没有什么意义。

就在沈前注视着那小男孩的时候,在刺耳的电流声之中,他听到了来自凌天侯的呼唤。

“沈前!”

过往的一些行人都痛苦的抱住了脑袋,他们听不到声音的内容,却被那超频的声波伤到了神经。

沈前抬头,依稀看到了伫立在远处高空的凌天侯。

“你既然想玩躲猫猫的游戏,那本侯就陪你玩一玩。”

凌天侯的声音碾过全城,让无数灯泡爆碎,越来越多的人痛苦的抱住了脑袋,街上车辆碰撞,只是瞬间,整个陆城就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之中。

“我倒数三声,若你不愿自己出来,本侯只有掘地三尺来找伱了。”

凌天侯淡淡说完,竖起了三根手指。

沈前看着四周痛苦倒地的普通人,又惊又怒,他万万没想到凌天侯竟是丝毫不把普通人的性命当回事。

沈前刚刚扩张精神力安抚了四周的人群,就听凌天侯漠然的声音传来,“三,一!”

咔嚓!

只是瞬间,凌天侯脚下的广场便如镜子一般变得支离破碎,那其上的人群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彻底的黑暗吞噬。

残留的空间缝隙好似蔓延的蛛网,一寸寸想着四周推进。

无数人惊恐的大叫着四散而逃,与此同时,陆城的驻守武者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们从四面八方涌出,但看到那恐怖的空间裂缝时又心生绝望,这种层次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半空之中有一个白发老者激射而来,却在广场边缘止住了脚步,惊疑不定之中夹杂着一丝恐惧。

老者正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眼前一花,一个面目俊朗的青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陆城城主?”青年沉声问道。

“正是老夫。”老者心中一凛,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他有一种强烈直觉,这个看起来年岁不大的青年一巴掌就能呼死自己。

“按照最高预备方案,立刻疏散所有居民,往靖城方向撤离,要快!”

为了避免这老者问东问西,沈前直接掏出了军武者下发的乾坤令。

乾坤令只有部分万夫长以上的军官才能掌控,可在战时无条件接管一座二级以下的城市。

看到乾坤令,老者再无疑问,应了一声“是”后就转身匆匆而去。

因为“门”的存在,所有城市都有疏散的多套预案,也会时不时的演练一番,所以见老者领命而去,沈前也放下心来。

他转过身,将手中早就捏着的四面阵旗抛出,分别落在了陆城广场的四个方向,随着阵法成形,那扩散的空间裂缝顿时被牢牢封堵。

半空之中的凌天侯也没有再做多余的动作,只是负手注视着出现在高空上的沈前,摇头道,“这么快就出来了,沈前,你比本侯想象的更加妇人之仁。”

“你为什么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屠戮如此多普通人?”

沈前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他看着广场上那破碎的直径超过百丈的黑洞,有些出离愤怒,“你是王侯,但你也是人族啊!”

“天真!”凌天侯嗤笑一声,淡漠道,“未成王侯者,不过百年就会变成黄土一撮,早死晚死有何区别,我人族万年历史,也从来不是靠这些蝼蚁支撑。”

“放你妈的屁!”

沈前破口大骂,“就算是王侯,难道不是爹生妈养的?乔天梁,我今日必杀你!”

“你在指望高文远赶来吗?”

凌天侯笑了笑道,“没用的,这方圆百里的空间已成我的领域,除非我想,不然靖城侯不会有任何察觉。”

话音落,凌天侯已经单手虚抓,沈前周围的数丈空间顿时扭曲,化作了一方无迹可寻的透明牢笼,将沈前死死束缚在其中。

沈前没有做任何反抗,只是冷笑着注视着凌天侯,凌天侯也不以为意,正要将那牢笼摄到眼前的时候,天空却是突然黑了下来。

这种黑暗来得异常突兀,甚至两人都没有多少察觉,云层就已经变得漆黑如墨。

凌天侯皱眉抬头,只见陆城的天气系统不知何时已经支离破碎,在那更高的云层深处,一道巨大的阴影好似撞破了空间的阻隔,降临到了陆城的上空。

随着黑暗不断下压,那阴影的形状也变得清晰起来,隐约间,可以看到一个呈现倒三角形状的巨大头颅,正探过云层朝着这边注视而来。

那两颗猩红的眼眸是如此巨大,就好似暗红的太阳,让人难以想象这生物的全貌又该有多么恐怖。

下方陆城的城门处,正在不断撤出陆城的居民们,也有部分人察觉到了异常,他们抬头看去,随即就惊骇的无所复加。

就在陆城上空,出现了一条体形堪称遮天蔽日的大蛇,它的尾巴盘在城外,头颅则仰在云层之上,那大口张开,天地间便只剩下了一片猩红。

看到了这大蛇的陆城居民都变得惊恐,甚至连走路的力气都在散失,那是一种源自骨子里的恐惧,不得不在旁人的搀扶下才能继续往前,却也再不敢回头看了。

“烛龙?”

凌天侯满面愕然,随即想到了什么,皱眉道,“这里是十四年前的陆城?”

在陆城历史上,唯一出现过烛龙的时间节点,就是陆城毁灭之时。

随即,凌天侯想到了某种猜测,他觉得荒谬和难以置信,可又好像,那似乎才是唯一的解释。

而这时,心中大定的沈前仰头看着烛龙,也是再无疑虑,以蛇语招呼了一声,“蛇兄!”

远古时沈前尚不敢确定,只是后来联系到烛龙曾经帮过他不止一次,才隐约产生了一些猜想,直到察觉这就是毁灭前夕的陆城的时候,沈前才终于确定下来。

蟒山的蛇神,就是后来的烛龙!

虽然想到当蛇神打破了法则的桎梏,能够悟道之后,它的实力必然会迎来一波暴涨,但最终到了这种地步,一举进化成了《山海经》排名前列的烛龙,接近混沌生物的层次,依旧让沈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清晰的记得,大佬高曾经说过,烛龙只差半步就能够彻底超脱王侯,达到帝级的层次。

也唯有如此,烛龙才能反向影响时间长河,在感知到自己陷入某种危险以后,给自己留下了找到它的坐标。

烛龙猩红的眸子里倒映着沈前的身影,它“嘶嘶”两声,彻底将巨大的头颅低了下来,探入了陆城的上空,同时,沈前身周的空间牢笼也无声无息的破碎。

沈前会意,轻轻一跃便找到了烛龙巨大的脑袋上,随着烛龙仰头,他也居高临下的看着陷入了某种惊愕的凌天侯。

“你竟驯服了烛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眼前的一幕显然让凌天侯会错了意,他有些失神的喃喃念叨着。

沈前自然不会跟他解释,看着下方破碎的广场,沈前再次想起了那些尸骨无存的陆城居民,他冷冷开口道,“蛇兄,帮我杀了他!”

此时虽然是十多年前,蛇兄的实力未必有靖城再见时的半步大帝,但至少也是顶级王侯,沈前不觉得凌天侯会是烛龙的对手。

“吼!”

烛龙发出一声似龙吟一般的咆哮,随即便是冰冷暴戾的蛇语。

“灭!”

沈前第一次见到烛龙出手的时候,它便是凭借这一个简单的音节,弹指间让千万异鬼灰飞烟灭,只不过这一次,作用的对象换成了凌天侯一人。

在沈前的视野之中,凌天侯的脸色突然破败起来,他的身躯不断颤抖,似乎出现了分崩离析的迹象,但又总在摇摇欲坠的关头强行稳定了下来。

嗡!

四周的空间如同水花一般震荡起来,在那道道涟漪的传递间,凌天侯的气息也渐渐恢复强盛。

“没用的。”

凌天侯仰视着烛龙,淡淡一笑道,“在我的领域内,你杀不死我。”

沈前也是眉头大皱,很显然他的猜测没有错,凌天侯完全不是烛龙的对手,一见面就受到了压制,但对方的手段却也诡谲无比,竟能将受到的伤害传递给四周的空间。

再恐怖的伤害经过百里空间的层层分摊后,也变得微不足道了。

想到这里,沈前又有些气闷,和凌天侯打过交道,他才是真正体会到了王侯境界的强者该是什么模样,与之相比,他的分身简直弱的不像话。

“吼!”

烛龙再次发出了一声咆哮,随即它张开了嘴巴,那嘴巴越张越大,转眼就遮蔽了天地,随即在凌天侯的微微变色之中,烛龙朝着凌天侯一口吞去。

凌天侯面色凝重,身形陡然如瞬移一般出现在了数十里之外,再一闪烁,又横移数十里。

可是根本没用,无论凌天侯如何躲避,烛龙的吞天大口却始终位于他的头顶,一点点下压着。

沈前精神一振,已然明白了烛龙的打算,既然你凭借领域来分担伤害,那就将你拖入我的领域!

只要凌天侯被烛龙吞噬,那任他手段再多也不可能翻得起风浪来了。

看着不断闪避的凌天侯,烛龙似也有些不耐烦,它又吐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蛇语音节,凌天侯的身形顿时为之一滞,一股肉眼可见的冰寒出现了他的体表,不断往上蔓延。

与此同时,烛龙一口向下,在恍若灭世一般的建筑崩塌声之中,将凌天侯以及近乎大半个陆城都一口吞入了腹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