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展信佳 > 第17章

第17章

我辞职了。

离职后没有回家,而是天南海北地转,去了趟华南,去了他待过的城市。

那是一个小城,盛产米粉,我去当天吃了他曾推荐给我的一种,难吃。

我跟同行朋友吐槽,同行朋友问:“谁啊?”

我愣了下,随口说:“以前的老同学。”

她没当回事,继续问:“他还在这儿不?一起吃个饭啊。”

我摇摇头。

他已经回家了。

我没打算走过他走过的痕迹,我只是误打误撞来到他曾留下痕迹的城市。

我什么都没打算。

但我晚上还是失眠了。

我翻来覆去睡不着,同行朋友问我是不是有心事,我趴在枕头上不说话,很久才起身去拿卫生纸。

枕头湿了一片。

她有点被吓到,因为我对外一直是还算有点酷的形象,很少哭,甚至我爸妈都很少见我落泪。

我很爱面子。

我低着头,背对着她,眼泪一滴一滴往手臂上砸。

我脑海里其实什么也没想,一片空白,白茫茫一片,我模糊着视线,盯着卫生纸,卫生纸被我撕得一缕一缕,又一条一条揉成小团。

直到很久,我才鼻音很重地说:“唉,也没什么,喜欢过一个人而已。”

同行朋友笑笑说:“啊,哈哈,好巧,我也有过呢。”

我一笑。

是啊,喜欢一个人而已,太多人这样了。

我问:“你们在一起了吗?”

她说当然没有。

当然没有。

好像是这样。

除了偶像剧,大多数人的喜欢都是“当然没有”。

毕竟,事与愿违才是人生常态。

我说服自己半年要认,要认,结果还是一击就垮。

哪有那么好认啊。

我付出那么多年青chūn呢。

纵使你不要,我也付出了啊。

真金白银很重要,我的真诚也是啊。

我在黑暗的酒店里哭了很久,朋友问我:“为什么没在一起啊?”

如果是以前,我会找尽很多理由,但现在已经能清醒地说出一句:“因为他不喜欢我。”

朋友喃喃“啊”一声,几秒后轻笑出声:“是哈,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看吧。

这就是成年人了。

成年人已经从琐碎的日常小事里,学一身看透本质的本领。

后半夜我们又在聊天,她问:“你有没有说过啊?”

我说:“不知道怎么才算说过,如果说正儿八经地告白,其实没有,但是那么多年,每一言一行,都算吧。”

我已经往前走了九十九步,不能连最后一步也要我上前。

我已经站到了你面前,我就看着你,你只要看我一眼,只要肯坚定地看我一眼,我就愿意站到你身边。

可你没有。

我难道不要脸吗?

都已经走到这个份上了,最后一步,就当是留给我自己的体面吧。

“可是你不甘心。”朋友忽然说。

我沉默,良久才笑说:“是,我不甘心。”

人长大了,变得功利了,没学生时代那么单纯了,拿暗恋当一场沉默浩瀚的无私奉献。

我想要结果,想要回报,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其实还是要说清楚,不然很容易就回头了,”朋友说,“成年人太会装了,你懂我的意思吧?只要断开这句话不说出口,就可以假装不存在,藕断丝连就是这么来的。”

我叹气:“没有机会了。”

我一直以为没有机会,直到六月,我另一个发小订婚。

我去参加她的订婚宴。

订婚宴本该喜气洋洋,可我们另一个朋友的姐姐因为重病住进icu,因为喝了酒,没控制情绪,她在卫生间号啕大哭。

发小是订婚女主角,自然不能长期缺席,便让我去卫生间陪朋友。

我一进卫生间,就有点没忍住。

我也喝了很多酒。

我朋友絮絮叨叨跟我说很多,说她后悔没有及时回复姐姐消息,后悔连最后一条消息都对姐姐爱答不理。

她怕姐姐就此醒不过来,她那份敷衍,成了最后的遗憾。

我忽然就很冲动地想做点什么。

我当时有一瞬间想,难道我也要走到这个地步吗?

我平时上班忙,身体不好,离职后昼夜颠倒,熬夜,常常心悸。

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也有个万一,那这十二年,就成了没头没尾的遗憾吗?

宴席散场,我喝得走不稳路,给我爸妈打电话让他们来接我。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哭,我跟他们说我朋友姐姐的事情,我给小简打电话,前言不搭后语,小简问我:“你是不是又……”

我打断她说没有。

等回了家,我躺在chuáng上,我忽然抱着手机哭得撕心裂肺,我跟小简承认说:“我好难受,我不甘心,我要给他打电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