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展信佳 > 第15章

第15章

生理反应,忍不住。

连生理,都在为我鸣屈。

那他呢。

他能感受到我哪怕一丝的委屈吗?

他看到我的眼睛和神情,微微一怔,下意识伸手摸过来,“怎么了?”

我偏头躲开,随便抽一张牌扔出去。

听牌的牌被我打得七零八碎。

从那一刻我一直在输。

满盘皆输。

我一晚上脸都很臭,扫了所有人的兴。

旁人只当我是输急了。

是啊。

我是输急了。

我一直以为我习惯了输,习惯了沉默,习惯了付出不求回报。

原来我还是会觉得难过、委屈,以及,可惜。

结束时少年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了他。

我和我朋友一起回去,我们离得很近。

走出少年家之前,少年还开玩笑地倚在门框上,脸上挂着淡笑,喊我:“真不让送啊?”

我冷着脸让他赶紧滚。

他一抿唇,转身进屋了。

我和朋友一路走得慢,走着走着,我朋友忽然说:“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他了。”

我沉默。

她继续说:“如果是我,大概我也会喜欢他吧,风趣幽默,成熟稳重,又能顾及人。”

我口中带刺,“就是中央空调呗。”

她一顿,说:“也不是,他对你确实和对我们不一样。”

是吧。

可是有什么用呢?

除了让我越陷越深,还有什么用呢?

我摆摆手,和她再见。

回家后少年问我到家没,我没心情说更多,敷衍回个句号。

他:怎么回事啊?

我依旧回个句号。

他:啧。

他:咋回事啊?我相个亲你咋还闹起来了?

又是这样。

暧昧不明。

我忽然厌倦了这种模棱两可的关系。

我直接发一句:你说呢?

他过很久才回:说什么?

我看着这三个字,忽然觉得没劲,我说没什么,然后不再回消息。

之后的几天,他发消息我都没回。

有一天晚上和朋友在外面喝酒,他问我在哪儿,我撑着头发了定位过去,他回:马上到。

我心无波澜说:和很多朋友。

我等着他回复。

他回复说:那行吧。

我一笑,盖下了手机。

仔仔女友问我怎么了,我把手机给她看。

她看完沉默很久,说:“你怎么想的?”

我低着头不说话,好久才说:“我以前总是觉得吧,我们这样挺好的,他单身,我也单身,这两天才忽然反应过来,我们都那么大了。”

她说:“我早说过,你们早晚都要走到这一步。”

早说过。

以前,她是怎么说的来着?

哦,她说:“长久地维持一种关系不是什么好事,等你想要推进的时候就会发现,完全推不动,因为双方都习惯了一种模式。”

我忽然捂脸,哽咽,我太委屈了,有很多话想说,可最终也为自己说一句:“我那时候不是怕和他连朋友都做不成吗?”

我当然不是只想做朋友啊。

可是当时只能那样不是吗?

难道我很想委曲求全吗?

我只是,我只是没办法啊。

她忽然生气,“他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人,妈的,吊你那么多年,狗东西,让他滚。”

我一扯唇。

我不愿意承认他在吊着我。

我不想把这种类似渣男行为放在他身上。

在这段长达十年的关系里,他从来都没做错过什么,他有女友时从不联系我,我们从不逾越,单身时才彼此试探。

我甚至不怪他的试探。

因为我不也在试探吗?

没有人天生能把感情生活处理得完美,也没有人能在每一段关系里游刃有余,成年人尚且难以面面俱到事事周全,他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又怎么能呢?

我……

我舍不得怪他。

他没什么不好。

他只是不喜欢我。

那天初五,我记得很清楚。

我从酒吧回家,我家和少年的家其实离得很近,几百米的距离,一个拐角,我们两家中间有一座公jiāo站牌。从酒吧回来也不远,十分钟距离,但我好累。

凌晨十二点,我坐在公jiāo站台。

现在的新年早没了十多年前的欢闹,初五各家已经开始营业,进入新的一年。

所有人都开始迈进新的一年。

我坐在那儿,看不到烟火,手里也没有仙女棒。

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年味的年关。

夜幕一拉,半个城市都在沉睡。

我人有一点点晕,但意识很清醒,几百米的距离,没走几分钟,又好像走了很久。

冬天凌晨的风太冷了。

我坐在那儿,仰面。

对面高楼零星几点亮,我一间一间地数,数了很多遍。

数出十二这个数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