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展信佳 > 第14章

第14章

“那……有没有可能是你喜欢得不够明显?”小猴子说,“你也没告诉过他你喜欢他吧?”

我说:“L当初也没说喜欢他。”

小猴子说:“阿姐,不是这样的,不能这样比。”

我忽然哽咽,“可是我忍不住。”

我见过他那么那么喜欢别人的样子,我当然也希望他能那么那么喜欢我。

什么又叫表现得不够明显,我表现得不够明显吗?

那为什么周围其他人都能知道我喜欢他?

“那就是他和你一样,怕说开以后没朋友做了。”小猴子说。

我一笑,“我是因为怕做不成朋友才不说吗?”

不是的,我是怕说了以后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可是谁希望和他做朋友呢?

大概他想吧。

他想和我继续做朋友。

在他心里,做朋友就够了。

所以是我喜欢得不够明显吗?

不是的。

是他不够喜欢。

而今年,我们没有再卡点对彼此说新年快乐。

我们假装在忙,假装忙过了时间,然后匆匆发几句寒暄。

就好像那么多年,我们都在假装,假装我们只是关系好一点的朋友,不是在暧昧。

第12章

我的新工作和文字相关,白天处理工作,晚上会有很qiáng的表达欲,七七八八全记在备忘录里。

工作期间生活节奏很稳定,早九晚六,偶尔加班,单双休,休息的时候和室友去逛街吃饭,逢初一十五还会去道馆寺庙转转。

偶尔也会和他聊天。

频率很低。

有一次周末他问我在做什么,当时我正泪流满面地坐在1314公jiāo车上,我说我在去寺庙的路上。

他问我去做什么。

我说:祈福。

我朋友生病了。

他给我打电话,我本来觉得自己还能忍,听到他声音忽然就抽抽嗒嗒说不出话,他低声安抚,我无声叹气,下车时挂断电话。

寺庙常年人多,这几年因为互联网宣传影响人更多,一路上很多人在拍照,我一路直行,领香入寺。

我仰面望佛,满心虔诚。

回去的时候我买了御守,打算寄给朋友,希望她能早日康复。

可当我下了公jiāo车,原地驻足很久,忽然又跑去对面重新坐上了1314。

我原地折返又去了一趟。

这一次,为他。

我双手执香,抬至额顶,拜四方,祈长福。

我甚至没有祈求自己得偿所愿,这一趟,我只为他。

晚上他找我闲聊,说:我从来不去寺庙,总觉得那地方太神圣,碰不得。

我说:可能是你心无所求。

他说:也有。

我问:什么?

他说:不是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我笑说:是哈。

他回:嗯。

我没有再回。

好像不知道从什么开始,我们双方已经不再去频繁地找新话题聊天了,我们的关系进入一种“平静”环节,平时聊两句,就两句,然后各自忙各自的。

过年回家,我们如常约饭,凑一起打牌。

年龄大了以后,在小县城里都不可避免地被催婚,爸妈每次跟我提这些事情,我都敷衍了事,或者满嘴跑火车,开玩笑说:“别人都在搞经济,你们让我谈恋爱,像话吗?”

好在我爸妈也不爱为难我,此事便罢了。

新年依旧忙得团团转,忙完才发现零点早过了。

今年的我们不仅没有在零点互相道祝福,在零点后也忘记了寒暄。

我也忘了。

太忙了。

生活,真是太忙了。

第13章

年后初二,少年再次约我打牌,我喊了一个新朋友过去,起初大家都开开心心,中途少年的朋友忽然问少年:“诶?你相亲怎么样?”

我一瞬怔住,脸也失控地拉下来。

少年随口说:“没怎么样啊,本来就是家里bī得急,走个过场。”

我忽然意识到,我们都已经到了该确定关系的年龄,不能再像从前一年两年,哪怕不往前走也没关系。

总要往前走的。

总会被人推着往前走。

那一刻,我才确定,我并不像自己口中常常说的那样无所谓,也不像我一直所言“现在就挺好的”。

我之所以反复qiáng调“现在挺好的”,是因为这个“现在”,确实挺好。

可“现在”总要成为“过去”。

我不是懒地改变。

我是无能为力。

我深知一切,所以只能在嘴上为自己找找借口,自欺欺人。

现在时间要往前走,谎言一瞬破碎,现实重重袭来。

我开始慌了。

轮到我出牌,但我看着自己面前的牌,好久都没动。

桌子底下,少年轻轻踢了我一下,我猛地抬头。

我想,我一定眼睛通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