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展信佳 > 第12章

第12章

我前段时间跟他说不打算留长江这边了,夏天热,冬天冷,四季空气不流通,除了一些吃的基本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我说了这个城市很多缺点,于我而言,它好像哪哪都不好。

可它明明是很多人趋之若鹜的旅游胜地。

为什么我仍觉厌烦和恐惧呢?

因为离他太远了。

我一清二楚。

可我说不出口。

我怕说了以后连这种“若无其事”的关系都不能再存在。

于是我只说一句:再说吧。

他笑:都多大了,怎么还习惯满口再说吧。

我说:那能怎么办呢?

那能怎么办呢?

我一边享受着长大的自由,一边又不想承担长大的责任。

我站在江边,怀里是和室友一起养的英短猫,我摸猫的脑袋,感受掌心那一点点余温。

这个城市的冬天真的太冷了。

冷得我连手机那头的温度都感受不到,看着泛着冷光的手机荧屏,心里也一阵发冷。

过很久,他说:也是,先这样吧。

我说:嗯。

和他聊天结束后,室友小简下来倒水,看到我在窗前发呆,问我在做什么。

我忽然问一句:“你觉得他喜不喜欢我?”

小简是我高中就一起玩的朋友,大学也没断联过,她知道我和少年的一切。

她听到我的话先沉默,然后才说:“我觉得男孩子真的喜欢一个人是忍不住的,会想尽一切办法表白。”

一语中的。

很真实。

也很扎心。

我一笑,故作云淡风轻,说:“是吧。”

她伸手摸我怀里的猫,好一会儿又说:“也存在不敢说的情况吧,比如你。”

我一扯唇,“是吧。”

她又说:“要不你先说?”

我沉默,而后说:“算了,先这样吧。”

我二十九那天才到家,他除夕到家,我初六上班,他初五就要走,掐指一算,也就一周时间,这么短的时间,能陪家长走走亲戚就不错了,根本没时间约朋友。

只能手机上聊。

大家都太久没和家人见面,除夕晚上零点,他第一次没有打电话,只是文字说句新年快乐。

我也是。

但我和他还是匆匆见了一面。

那天我妈妈的gān儿子来我家走亲戚,白天闲逛一天,晚上去吃火锅,吃一半他问我在做什么我看一眼满桌的亲戚,撒谎说:闲着。

他:溜达溜达?

我说:好。

城里越来越没年味了,大街上比平时还冷清,我们约在路口碰面,看到对方时两个人都淡淡一笑。

往年碰面两个人总爱动手动脚,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有距离感。

可能是长大了,不能再仗着年纪小把暧昧当兄弟胡闹。

但是还能很聊。

聊到深更半夜才分别。

他送我回家,到我家门口时,我没忍住问他:“你以后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我说这话什么意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捕捉到我的意思。

我们在风里互相凝视,各自沉默。

好一会儿他才说:“先去挣两年快钱。”

我说好。

我转身,他忽然说一句:“先加油。”

长大真的很奇怪,一年,一个月,又或者一瞬间,忽然就懂得很多道理和无能为力。

上学的时候喜欢一个人只需要考虑我们是不是彼此喜欢,工作以后才发现要考虑得太多了。

距离、心境、各自拥有的,和各自没有的。

以及,改变。

第11章

年后我去上班,和小猴子聊天,她问我怎么想的,我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感觉这样挺好的,任何改变都是冒着风险的,我已经不想再冒这个风险了。

我们各自往前走,偶尔回头,能看见对方,就挺好的。

像一份独特又微妙的安全感。

小猴子说:理解。

年中,我离职,小简也离职,她转去我们省省南地区,我选择回家,少年继续在华南。

他更忙了。

我在家里闲了小半年,年底的时候去了华东,长三角中心城市,新公司待了两个月,逢裁员,还没转正就离职了。

我跟他吐槽:这一晃一年又过去了,无语。

他笑着说:要不你来我这边玩儿算了。

我说太远了。

不知道为什么,工作以后有时间只想回家待着,睡觉或者看看综艺,快节奏的生活让人大笑两场,很快进入梦乡。

已经没有更多jīng力去盘算怎么样才能喜欢一个人,或者让喜欢人的也喜欢自己。

我太懒了。

懒地改变。

或者是,我深知,现在的情况是最好。

看似没有进度,仿若还在学生时代,一切如旧,物是人是。

可是新年回家,我爸忽然拉着我们开了一个小型家庭会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