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展信佳 > 第6章

第6章

他问:“你去不去啊?”

手机就在耳边,宛如他就在耳边,我脸胀通红,说:“想去。”

但真让我去,我可能又不好意思。

于是又找借口:“现在来不及了吧?”

他想了下,“是有点,我们这一车满了。”

我故作惋惜,“我还晕车。”

他说:“那还是算了,有点远,晕车估计很难受。”

我叹气。

他笑:“要不买晕车药?”

我心又紧张起来,生怕他真的让我去,我又舍不得拒绝,于是便重新绕回刚刚的借口,“不是满员了?”

“可以问问吧。”

我还没说什么,他直接决断,“我先问问。”

然后挂了电话。

整个过程,我的心宛若在悬崖摇摇欲坠,我想去,又不想去,怕他问出可以去,又怕他告诉我不可以去,我钻在被窝里,一个人挣扎。

最终,他告诉我说不可以去,很难临时加人。

我有点失望,但又莫名松口气。

我说:“那好吧,没关系,你替我看看海好了。”

他说行。

两天后,他出发去海边,车上一直在跟我发短信,跟我说路途无聊,上车睡觉下车拍照,我笑得不行。

到那儿以后他拍了张照发给我,说:带你看海。

我回:谢大哥。

他:小弟客气。

我笑。

他一共就去两天,第三天折返,折返路上一直在睡,我那天泡在书店,在看辛夷坞的《致我们终将腐朽的青chūn》(后更名《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chūn》和七堇年的《被窝是青chūn的坟墓》。

我跟他说:完了,我那么爱睡觉。

他说:巧了,我也在睡觉,梦里记得找我。

此后很长一段时候我都在梦里长途跋涉,梦里的我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只知道要找,醒来以后整个人会被巨大的茫然和沮丧贯穿。

他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他轻描淡写一句话,会耗尽我所有清醒与不清醒时的力气。

九月高中入校,开学第一周收到少年托仔仔送来的信,开头三个字:展信佳。

我忍不住笑。

第一句话:我进入新校园,进入新班级,认识新的人,在崭新的环境里,想起旧人旧事。

我盯着旧人旧事四个字,发了很久的呆。

是说我吗?

大概是吧。

我们相处一直微妙又体面,曾经日夜陪伴也好,后来转学重逢也好,即便他恋爱又分手,我退团又加入,我们从来没有把话摊开说过,好像彼此都明白,只有稀里糊涂才能长久。

其实,都是做贼心虚。

他或许有迷茫吧,在新环境里,但我没有,因为我从来没有开始过新生活。

但我依旧给他回信,我说:见字如面。

我们太久没有见面了。

想念都在回忆里。

回忆模糊了过去的摩擦和棱角,留下的全是种种美好。

我跟他说要加油。

我们很少联系了。

但也偶尔联系。

像老友问好,只惦念,不常谈。

秋天他过生日,我们依旧没有重聚,只在Q上互相道好。

晚上他很晚给我发一条短信:别人说你喜欢我?

我愣住。

一瞬间脸惨白。

我第一反应不是在想别人是谁,而是在想,他知道了。

我大脑空白,心路无数跌宕,最终只在手机上哈哈一笑,说:怎么可能。

过很久,他才回:哈哈,我也说呢。

嗯。

怎么可能。

嗯。

我也说呢。

你也说呢。

一周后,我过生日。

仔仔送来生日礼物,跟我说是他送的。

一个卡通娃娃。

我把它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从不移位。

我们彼此画地为牢。

年末,大雪,红竹满地,我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刚接通,零点跳过,他的声音传来。

“新年欢喜啊。”

我望着遥遥月光,轻声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不管来年我喜不喜欢你,都要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第5章

高一下学期分文理,我问他想选什么,他说他还能选什么,我懂了,他问我选什么,我说还没想好。

后来我选了理。

在理科班上了两个月,又让爸爸托人给我转到了文。

我跟他说,他说:你图什么。

我说:谁知道啊。

他拽文:这说明,是你要走的路,终究还是要走。

我说:大哥说得对。

我在文科班认识一个朋友,我喊她小猴子,她有一个竹马,一起从乡下考进县城,分进两所不同的学校。

她说竹马是她蓝颜。

我笑而不语,不拆穿她。

后来有一次她不高兴,拉我去操场散步,跟我说她觉得这两所学校好远。

其实很近,步行不过十分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