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孪月 > 第二十二幕 ? 戎马仓皇 ? 十

第二十二幕 ? 戎马仓皇 ? 十

御北营帐,虽与朔狄人的毡房同样,皆以厚实的牛皮毛毡围搭而成,相较之下却是华丽许多。不仅外面罩了一层白纱,其上还用银黑双色绣出了云纹与马头的图腾。雪过天晴,毡房顶上缀着的长绦迎风飘舞,就好似一道低悬于碧空上的云。

御北使臣得到消息,早已在帐内穿戴整齐。见元逖领着图娅与将炎入内,他当即从案旁起身,毕恭毕敬地拱手一揖:

“见过大合罕与公主殿下。在下此次奉御北左丘国主之命前来拜见,带来珍珠十箱、鹿茸百盒、绢帛千匹……”

使臣自怀中掏出一卷礼单,从头开始逐次念了起来。可还未读上几条,图娅便生硬地打断了他:

“阁下便请直说,那左丘阙派你来雁落原,究竟所欲何为?”

使臣也没有想到,面前这位看似柔弱的公主竟会直呼己方国君的名讳,当即面色一变。然而他又暼了一眼立于少女身旁,披甲带刀的元逖,却是不敢当场发作,只得悻悻将手中那卷长长的礼单收了起来:

“公主果真快人快语。下官此次北上,一者,是奉上薄礼,为御北、朔狄存万世之谊。二者,则是带来了国主口谕,须得亲口告诉殿下。只是——”

他说着,侧目看了看立在图娅身旁的将炎,示意其回避,却见图娅脸上突然露出了愠色:

“将炎是我夫君,说给我的任何话他都可以听!”

此前元逖的那一番解释,本就令少女觉得御北使臣动机不纯。此时见对方遮遮掩掩,心中更是生起十二分的厌恶,只想着早早将其打发了。

听图娅这样说,使臣也不好继续坚持:

“那下官便直说了。公主应当知道,御北多年来苦守大昇边疆,同朝廷的关系却是愈发疏远。加之毗邻朔狄的边境更是战乱不息,死伤无数,甚至连你的两位王舅左丘檀与左丘柯,也都在同这些蛮夷的交锋中战死于藏刀岭下,逼得老国主不得不将恪尊公主远嫁朔北和亲,以求缓和战事。而就在七年前,国主唯一的小儿子左丘梓也不幸染上了天花离世。老国主虽然年迈,却不得不为了国祚延续,困守国主之位至今。”

“所以呢?这些事同我又有何关系?”

“公主应当知道,自己的母亲乃是从御北远嫁而来的。如今老国主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膝下也再无子嗣。他一直惦记着自己唯一的女儿,还有她在朔狄诞下的那位外孙女,故而特意让我将公主请回去,择日选婿登基,延续御北君位啊。”

使臣并不清楚将炎并非狄人,却是毫不避讳地以朔狄、蛮夷相称,歧视的意味显而易见。如此一来,却令图娅心中愈发不快了,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

“哦——原来如此。不过在那之前,我倒是有一个问题请教。”

“公主请说,下官定知无不言。”

“特使觉得,在他左丘阙的眼中,我究竟应当算是御北人,还是朔狄人呢?”

图娅的问题问得简单直接,令眼前的御北使臣不禁哑然。然而心中的傲慢却使其忽略了少女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思虑片刻后便张口应道:

“这个嘛——老国主乃当世之英雄,更有经世纬国之才。殿下身上流淌着的是左丘家的血脉,于他眼中自然也是御北人了。”

谁知面前的图娅却突然话锋一转:

“是啊。在你们眼中,御北人永远要比草原人高上一等。不过我倒是觉得,你方才所说的都是些屁话!若非今日走投无路,他左丘阙绝不会想起自己在草原上,还有我这样一个低贱的外孙女!”

对面的使臣被这突如其来的一番咒骂惊得愣了半天,方才伸手指着少女的鼻子喝道:

“你——你大胆!竟敢如此诋毁我御北国君!”

“你也大胆!在雁落原的土地上,竟敢一口一个狄人、蛮子地叫着。你给我听好了,并且回去一字不差地转告给他左丘阙——我,巴克乌沁·图娅,生于雁落原,长于雁落原,父亲是牧云部的前任和罕铁沁,我的身上流淌着的也是草原人的血脉!比起你们用伪善粉与谎言饰起来的权力和欲望,我宁愿选择坦坦荡荡地做一个你们口中十恶不赦的狄人!”

听图娅说得如此坚决,御北使臣也终于撕破了一直以来伪装出的恭敬与谦逊,无所顾忌地暴跳将起来:

“简直反了天了!元老将军,你难道就不打算管管么?”

“管什么?公主有她自己的想法,我等身为臣子,还能指摘她的不是?”元逖却依然立在原地,一动未动,语气间似乎还带了些嘲讽。

“当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这个老东西在狄人的地盘待了这么多年,也早就同这些蛮夷蛇鼠一窝了!此次老国主可是看在公主是自己外孙女的份上,方才同意借出飒雪骑的!你们可知外面那数万骑兵早已得了国主密令,若是公主今日未能随我同返绥遥,他们便会立刻向牧云部宣战。你们——难道就不怕么?”

“莫非在你们这些所谓文明上国的眼中,凡事皆可以用武力逼人顺从的么?当年左丘阙逼着我母亲嫁来此地,所为只是保全他自己的君位而已。如今想逼我回去,也无非是充当给他延续血脉的工具!你若真的敢,现在便让外面的那些飒雪骑攻进这大帐里来吧,我们这些蛮夷,才不怕与你们开战!”

“好啊!来人,立刻将这些逆贼给本官拿下,押回绥遥交由国主处置!”

御北使臣震怒,当即冲着帐外自己的卫队吼道。谁料冲进来的,却是几名扮作飒雪骑的铁重山,瞬间便将其放倒在地。

使臣只觉得脖子上压着的马刀几乎快要切入自己的皮肉,明白对方并非是在开玩笑,当即服软求饶起来:“两军,两军交战,不斩——”

“我们当然不会取你狗命,只是需要你再帮一个忙。”

图娅恨恨地叱道。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有些人偏偏要同自己深爱着的,这片早已百孔千疮的草原过不去。现在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便是保护这片草原,还有草原上数万族人的安宁。哪怕只能护得片刻。

“公主请说,只要下官可以办到,一定照做,照做!”御北使臣拜伏在地,将头点得如同舂蒜。

“你现在便去同外面的那些飒雪骑说,我须得收拾行装,过几日再同你一道回去,让他们即刻开拔回撤,离开这片草原!我会派人押你跟随其后,待他们退至销金河以南,再饶了你!”

“可若依公主之言,下官回去便无法向国主交代了呀!”

“如何同左丘阙交代是你们君臣之间的事!若是你不答应,或者想要动什么歪脑经,那么我现在便亲手取你狗命倒也可以!”

使臣还想为自己寻找借口开脱,谁知将炎却是“唰”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啸天陌,以刀尖顶在其后颈上厉声道。

对方毕竟是个文官,此时面对乌金色的长刃已然吓得尿了裤子,忙不迭地答应下来。图娅轻哼一声,目送着将炎与铁重山将其带出帐去,方才稍稍松了口气。

“公主终于明白,为何老臣能够这么快便说服青兹与绰罗两部同我牧云结盟了吧?”元逖走到少女身旁,脸上表情颇为凝重。

“老将军早就知道,我是绝无可能会答应回御北的,对吗?”图娅扭头看了一眼身着白铁铠的老者。

“老臣怎么想的并不重要,只要公主你不后悔,便是值得。”

“那老将军您觉得,左丘阙会再次挥师来犯吗?”

“此次御北劳师动众,却一无所获,更是吃了一个大大的闭门羹。依我对国主脾性的了解,他是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元逖转过头来,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少女,摇了摇头。图娅似乎有些失望,脸上的表情却十分淡然:

“那——老将军日后作何打算?是回去御北,还是留在雁落原?”

“当年老臣跟随恪尊夫人来到此地,其后更一直跟随辅佐你们母女左右十载有余。今后自当一如既往,尽心竭虑。公主在哪,老臣便会在哪!”

“嗯!只要有你同将炎在我身边,我便什么都不怕了!”

少女冲老者报以了一个甜甜的微笑。毕竟,眼下也算是成功阻止了飒雪骑的倒戈相向,更为已经伤痕累累的这片草原,争取到了重新团结一致的难得机会。可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那笑容里包含了太多难以名状的忧虑。

两人正说话间,帐外的飒雪骑已经开始重新集结,缓缓向南退去。望着远去的御北大军,图娅心底却如明镜一般地清楚明白——这片草原上的战祸,不过是才刚刚开始而已。

就在如云的马群与骑士离开的同时,两匹黄鬃马也打着响鼻,准备掉头离去。

从不知何时起,这两匹马便一直立于战场远端一侧高地上。而骑在马上之人,正是目睹了全部过程的昆颉,同其新近提拔的执杖长老。

“大人,莫非此役就这样结束了?”

年轻的执杖打马紧跟在昆颉身后,表情中却透露着明显的不甘。走在前面的昆颉扭过头来看了对方一眼,却并不因战事未能按照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而显露出任何的不快:

“闹剧已然收场。不走的话,难道在这野地里过夜不成?”

“可如此一来,大人的计策岂不是落空了?”

对方似乎仍不肯放弃,或许是希望首领能给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然而昆颉却是松了松手中的缰绳,两腿一夹,催马走得更疾了:

“当真落空了吗?起初木赫同我定下的交换条件,便是在剿灭牧云部后,以天合罕的身份同御北开战。如今过程虽然不同,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的。不,甚至比我此前所预想的还要好得多!”

昆颉说着,忽然顿了一顿,“倒是那个黑眼睛小鬼与那个朔狄人的公主——此二人颇有些运气,不管上次揽苍山中遭遇驰狼,还是此次围城之战,竟都能绝处逢生。不过今日,他们又为自己结下了御北这样一个颇难对付的敌人。只要此二人依然留在朔北,不曾南下同那个晔国小少主合兵一处,便无需过分担心。”

“那接下来我们——”

“接下来,便只需等这些陆上人继续自相残杀便可。我已准备好了北上冥极海的船只,待陆上人战至一团,无人能再顾得上寻找先民留下的秘密时,我们便可大举北上鬼州,再由那里出发前往圣城!而这些陆上人彼此间斗得越狠,血流得越多,便越会成为我们进入圣城前,给神明奉上的最好献祭!”

说起传说之中先民所建的上古之城,昆颉脸上再次浮现起了一丝笑意。

“那在寻到圣城之后呢?大人又打算如何让族人重新立足于世?”

年轻的执杖明显对个中恩怨毫不知情,依然笨嘴拙舌地追问着。昆颉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旁人根本难以察觉的杀意,随后却又笑着将其打发了:

“此事现在还轮不到你操心。而今陆上可对我族构成威胁者,便只剩下最后一个卫梁的闾丘博容了。只不过那女人并不好对付,此前非但查没了我们好不容易运上陆来的玄瑰,还险些将我也活捉了去……”

提及卫梁的那位女国主,昆颉脸上的皮肉忽然紧绷了起来。很明显女扮男装的闾丘博容,已然成为了他肉中的一根刺,不除不快。

见此情形,年轻的执杖当即挺起了胸膛:“还请大人放心,此次北上之前,我已经为那个女人备好了一份大礼,定要让她将我们受到的损失加倍偿还回来!”

昆颉点了点头,抬头笑道:“好!好!好!看来我并没有提拔错你。不似那个远在煜京的执事长老。近日关于大司铎之女的下落,他那边可曾传来什么新的消息?”

“属下已数次派人去请执事长老全力督办此事,却始终未能得到任何进展。不过我听说,他最近在煜京倒是过得悠然自在——”

于属下面前,昆颉刻意隐瞒起了自己同甯月的血缘关系。可显然他对这番回答颇感兴趣,当即眯起了眼睛:

“悠然自在是么?如此——本座倒是有必要修改行程,亲自去趟煜京,登门拜访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