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多小说 > 重生之混也是种生活 > 第523章 在游戏里接头?你谍战片看多了吧!

第523章 在游戏里接头?你谍战片看多了吧!

虽然老李头总是抱怨杨铸在他这整天蹭吃蹭喝的,但他知道,这个鹊巢鸠占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书记办公室,看似每天都在电脑上玩游戏的混球,肯定在偷偷摸摸搞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没法子,就算他再out,退伍军人的他也知道当下cs这款火到没边游戏的大名;

而作为一个脑子正常的人, 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手上事情一大堆的超级富豪专门让人开发一个国内外联网的对战平台,为的就是跟人组队打ai机器人!

…………

dust2。

&nbk的土匪从a点大门穿出,一个傻乎乎的跳跃,落在了素有“王八池”之称的深坑里,幼稚地在地上喷了个笑脸喷图后,就宕机似地站在坑地发起呆来。

另一个手持沙漠之鹰的同伴见怪不怪,轻轻从坑底探出身子, 一个潇洒地二连, 爆了远处一个警察的头后, 见到其余的ai同伙也开始开火,便没再有动作了。

几秒种后,id名称为liu qian da da的ak土匪打字:“di er lun yan mu xing dong jing xing de zen me yang le”

由于版本问题,cs1.5版本并不支持汉语,这是拼音,翻译过来就是:“第二轮烟幕行动进行的怎么样了?”

&nbh的沙漠之鹰土匪废了老鼻子劲才拼出了这句话的意思,意简言骇地回复道:“ming tian (明天)”

&nbk土匪手痒似的朝坑外扫了一梭子子弹,然后打字道:“ni que ding dui fang bu hui jie o shi jie , wo men jiu kui da le!(你确定对方不会接受吧,否则我们就亏大了!)”

这一大长串拼音让人看的头晕眼花,要知道,为了营造氛围,ai机器人也会动不动地在屏幕上刷各种聊天,在一大堆滚动的英文里,去辨别如此多的拼音,委实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nbh:“bu,hui de(不会的)”

&nbn da da:“you xin xin me? zhi qian gei de bao jia jiu yi jing hen gao le , si mi si fei er de gong si dong shi hui hui bu hui di bu zhu you huo?(有信心么?之前给的报价就已经很高了, 斯密斯菲尔德公司董事会会不会抵不住诱惑?)”

众所周知,汉语的同音字超级多,仅用拼音来表述的话,绝对是一件考验阅读理解的事情,而对方好好的“smithfield”不用,非要用拼音打一长串“si mi si fei er de”的折腾行为,显然让拿着沙漠之鹰的土匪无法忍受。

于是乎,不到10秒,平台自带的语音通话提示按钮从右下角跳了出来。

杨铸撇撇嘴,按下了接受,然后戴上了耳机。

“老大,你这个混球,好好的电话不打,非要让老娘进游戏里来跟你聊事情,陪你进游戏也就罢了,放着语音通话这么方便的通讯工具不用,你让我陪你打拼音?——你知不知道我这边现在忙的要死!”吕思思怒气冲冲地吼道。

自从杨铸上次把某只主动送到嘴边的小羊羔硬生生从嘴边推开,当天就赏了她一张飞往漂亮国的机票后,吕思思对于杨铸的态度就变得很有些恶劣起来, 动不动就在“老大”后面加上“混球”、“混蛋”之类的字眼。

轻轻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杨铸讪讪笑道:“这不是为了保密么?……你瞧瞧,在游戏里接头,用洋人看不懂的拼音聊天,是不是很有些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的意思了?”

大洋彼岸的吕思思翻了个白眼:“拜托,我的杨大老板!这个拢共也就百十来号会员的对战平台是我们自己公司开发的,游戏里面现在又全都是ai机器人,你需要保个狗p的密啊!”

杨铸有些尴尬地咳了咳,纠正道:“小猎豹同志,麻烦遵守保密原则,在这种场合,你应该称呼我为六千大大!”

吕思思的id叫e.cheetah,翻译过来就是e.猎豹的意思。

吕思思有些无语:“老大,我看你是谍战片中毒了……好吧好吧,就依你!”

“不过,六千大大,麻烦你下次也称呼我的全称,叫我e.猎豹,而不是小猎豹!”

杨铸撇撇嘴:“e.猎豹多难听,叫起来也别扭,直接就叫小猎豹多好?”

吕思思冷笑道:“不行,就要前面加上那个e……也好提醒人某些人,暴殄天物是要遭雷劈的!”

杨铸差点没自己的口水给呛着,跟吕思思有着诸多次身体亲密接触的他自然知道那个e是什么个意思,也知道这货说的暴殄天物是什么个意思;

啧啧,看来上次自己柳下惠的行为很是让这货恼羞成怒啊,这是打算见缝插针地诱惑自己?

哎~这年头,做个正人君子好难!

某个无耻的家伙自怨自艾地感叹了两句,然后立刻把话题转移到了正事上:“明天你们打算给私密斯菲尔董事会提交的收购报价是多少?”

吕思思见到这货又在玩话遁大法,不由恨得牙痒痒——铸投国贸这边跟斯密斯菲尔德公司前前后后接触了6次,报价也报了2回了,怎么之前不见你关心具体数字?

不过话虽如此,作为一个有着最基本职业操守的人,面对着自家老大的发问,她还是如实回答道:“经过研究,明天打算给出的报价是现金12.2美元/股,pik债券(实物支付债券)2.8美元/股,可转换债券4.2美元/股;合计报价为19.2美元/股,总金额为43.2亿美元。”

听到这个数字,杨铸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虽然43.2亿这个数字比起后世漯河肉联厂并购斯密斯菲尔德公司的71亿美元的估值要少了40%,但是如果计入美联储大放水、货币购买力贬值、行业环境变化、产业金融资金供需关系变化等等因素的话,这个数字其实比那71亿美元的溢价程度要高,而且高的多。

但是这并不是杨铸最关心的问题,反正如计划的名字一样,这只是个烟雾行动而已——只不过这个烟雾跟吕思思以为的不太一样,并不仅仅是为后续的做空行动找一个“正当的理由”。

因此,他现在担心的是,如果明天按照这个报价递过去,斯密斯菲尔德公司的那些董事们,会不会实在忍不住金钱的诱惑,顶着旁边某些人暗地里施加的压力,就此答应了这次收购?

想了想,杨铸说道:“给出来的其余条件呢?”

吕思思说道:“第一,我们依然坚持原有的比例,收购史密斯菲尔德75%的股份,其余25%留给现有股东;”

“第二、除去生猪养殖的主营业务外,我们承诺保留史密斯菲尔德现有的屠宰、原料国际供应、半成品肉制品配送、自主品牌肉食品等绝大部分关联业务;”

“第三、承诺不会大范围裁员,管理层裁员比例不超过20%,员工裁员比例不超过5%。”

“第四、交易的融资将由铸投国贸、史密斯菲尔德现有债务的延期付款、摩根斯丹利高级基金公司以及银行财团提供。”

杨铸闻言,当机立断:“这个方案不保险;跟那边推迟一下时间,三天后再进行重新报价——报价总额不变,但各组成部分改成现金14美元/股,pik债券3.2美元/股,可转换债券2美元/股。”

“除此之外,管理层裁员上限比例提升到30%,员工裁员上限提升到8%,并且不承诺保留他们自主品牌肉食品的业务。”

………………

与寻常人理解的不同,单纯站在公司角度来看,增加现金收购的比例,的确是一件极有诱惑力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对于斯密斯菲尔德这种上市公司,什么估值、股票价值都是虚的,只有拿到了足够比例的现金,才能算得上落袋为安。

但是对于管理层和股东来说,却未必是这么回事——尤其是史密斯菲尔德这种股东众多,没有任何人占股超过33%的上市公司。

要知道,股份一旦被稀释到某个程度,除非是心中有着某些执念,否则对于股东来说,这些股份就是纯粹的赚钱工具;

而由于漂亮国相对健全的法律,导致这些股东想要以一个较低成本和风险的手段来出手自己手里的股份,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在总估值不变的情况下,越少的pik债券和越多的可转换债券比例,对于股东们的吸引力就越大——这种方案配比更容易让股东们以较低的转化成本拿到现金,从而落袋为安。

而吕思思之前的配比方案在杨铸看起来,可转换债券比例虽然并不算很高,pik债券的比例却着实低了,他很害怕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那群股东,出于避险因素,真的答应了这次报价,因此干脆全部重调了三者的比例。

除此之外,他还上调了裁员比例,为的就是增加史密斯菲尔德公司董事会的压力,毕竟在当下的漂亮国,失业率一直不算低;以斯密斯菲尔德三万多人的用工数量,裁掉30%的管理层还好说,毕竟这些人不差钱,找下家也不难;但是裁掉8%,约莫两千多号的工人,那董事会就得认真考虑一下后果了——要知道,在欧美,蓝领工人可不比白领,绝对是最喜欢游行示威的人群之一;况且别忘了,漂亮国还有某个叫“工会”的搅屎棍存在呢。

…………

吕思思闻言,忍不住挑了挑眉毛:“老大,摩根士丹利那边已经得到了确切消息,三天前gs集团的某位高管连续拜访了史密斯菲尔德的数名大股东和财务顾问,从各种痕迹上来看,对方明显已经被说动了——这种情况下,咱们需要这么谨慎么?”

“要知道,这份报价的比例一改,咱们这次的诚意可就没有那么足了;没有足够名正言顺的理由,对咱们后续的做空计划,会不会带来更多的变数?”

听到吕思思这么说,杨铸却只是冷笑一下:“正是因为有gs集团参合在里面,我才让你调整报价的结构的——要说到对于信息的敏感度和宏观经济推拟水平,全世界范围内,能比gs集团更强的没有几家;”

“虽然自反恐战争开打以来,漂亮国的经济结构已经开始了悄无声息地重构,账面上的gdp数字虽然依旧很漂亮,工业生产值更是稳中有升……但是cpi指数的变化,却是瞒不了有心人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以为gs集团会看不出来在短暂的繁荣后,漂亮国的猪肉市场会很快进入到一个停滞且持续萎缩的态势?——就算史密斯菲尔德已经初步切入了华夏这个世界第一大猪肉消费国里,但它放眼整个世界,即便是没有宗教因素在那限制着,下有鸡肉替代,上有牛肉堵着,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的业务天花板,已经差不多快见顶了。”

“如果我是gs集团,我绝对会列出一大堆数据,说服史密斯菲德尔,在钓足某个傻瓜的胃口后,以一个超级高位的价格把公司卖给对方——这种既可以赚佣金,又可以大量消耗我们现金流的法子,傻子才不用!”

吕思思闻言,顿时明白了过来。

铸投国贸今年以来,联合着一票子大佬在漂亮国大动作不断,把“共享经济”、“新能源”和“智能汽车”三个概念炒的火热,并且一副行业先行者的架势,不计代价地在这三个领域砸入了天量资金和人力;

虽然铸投国贸从第二季度起,已经通过转让股份的形式,通过一个个共享经济项目,不断从中下游韭菜投资者的手里十倍回拢资金,但作为布局者,铸投国贸需要花钱的地方实在太多,因此现金流其实一直有些紧张。

而gs集团很明显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因此在游戏规则下,以引起连锁反应为目标,通过合理手段大幅消耗铸投国贸的现金流,并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要知道,铸投国贸虽然一直有心收购斯密斯菲尔德和孟山都,但都是做了三年规划甚至五年规划的,曾经接受过铸投商贸委托的gs集团自然知道杨铸这伙人不会傻呆呆地让这笔收购款一直躺在账面上发霉。

gs集团这么做倒并不是出于什么恩怨情仇之类的狗血原因,纯粹是另外有一帮子大佬也看中了新能源和智能汽车领域,想要分一杯羹而已——而作为另一阵营的狗头军师,gs集团对于“截脉断血”的手段自然用的炉火纯青,那么好的机会在前,他们万万没有不使出来的道理。

“好,我一会就让下面人连夜重新做报价,争取后天早上就能跟史密斯菲尔德公司碰面——商场诡谲,能早一天碰面就早一天碰面,否则难说会发生什么变数!”

想通其中道理后,吕思思立刻答应了下来——对比于公司现金流出问题,区区一个“既当又立”的形象又算得了什么?

见到这位混血美女这么快就反应了过来,杨铸有些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小斑鸠那边最近做的怎么样,一切还顺利么?”

吕思思笑了起来:“宋文轩那边的怨气可不小呢——他说到了纽约后,天天全忙着加班了,连美女都没机会碰,这样下去,他还没得艾滋呢,就要加班过劳死了!”

杨铸翻了个白眼:“我管他艾滋不艾滋的,我只关心,他那边进展的怎么样!”

吕思思言语里狠狠地鄙视了下某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冷血资本家,这才说道:“有着我们和小圈帮的照拂,他那边的两个流媒体项目运作的还算挺好的;”

“经过紧急改版后,那些指定话题的分享类视频还是蛮受欢迎的;而且愿意跟风参与,把视频发到网站上的民众也越来越多了——一来是欧美这边的年轻人本来就喜欢彰显自己,二来是现在大伙日子过的没有以前那么舒坦了,发发视频就有点击收入和创作补贴,大家自然很有积极性。”

说到这,吕思思抱怨道:“老大,不,六千大大,你是不是该约束约束宋文轩了——你给他批的4000万美元的预算,这才两个月呢,就烧掉了一大半,估计再过一个月,他就该找上来要钱了。”

“在欧美做传统媒体难,做网媒也不容易,有着许多潜规则不说,也需要炒作和重磅话题才能引来流量;但说到底,这个行当依旧还是要靠时间来沉淀的……现在咱们的现金流本来就有点紧张,要不,那边的力度稍微松一松?”

杨铸闻言,笑了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小斑鸠做的没错,要想快速起效果,初期不砸钱,啥时候砸?”

“至于资金问题嘛……等他没钱的时候,让他给我打电话,我找个名义给他点私房钱;他手里的那两个流媒体过不了多久我就有大用,绝对不能让它们的热度和发展速度慢下来!”

听出了杨铸言语中的不容反驳,吕思思虽然不知道这两个流媒体项目究竟能有什么大用,却只能答应了下来。

正事聊完后,吕思思本想趁着这个机会调戏调戏自家老大的,却发现杨铸已经挂掉了语音通讯,然后操作着游戏角色抬着ak冲出王八坑,一梭散到天际的子弹后,顺利换掉了一个警察后,也屈辱地死在了对方只能拿来打蚊子的mp5手上。

见到系统提示杨铸游戏挂掉后立即离开了系统房间,吕思思恨得牙齿都快咬碎了。

砰砰砰!

仅凭一把小沙鹰就干掉了两名警察后,办公室里的吕思思狠狠地把耳机砸在键盘上:“杨铸你个死混蛋,连留下来闲聊两句都不肯……老娘就这么可怕么!”

听到总经理办公室里传来的尖叫,门外一票子精英顿时脖子一缩,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似的;

只不过,手上敲击键盘的速度,却更加快了……

………………

杨铸自然不知道某位混血美女正在为了自己大发脾气。

刚刚退出对战房的他,立刻又通过搜索找到了另外一个显示仅有1名成员在内的房间,熟练地输入密码后,随机生成了一名警察角色。

只不过,他这个角色并没买装备,也没有去冲a点或者d点,而是直接打起了拼音来。

&nbn da da:“小猩猩,0号目标发现了没有?”

xing xing:“老大,能不能把【小】字去掉,怪恶心的——还没发现。”

&nbn da da:“继续加强监视,尤其是重点关注一下那些大量征集东亚志愿者的实验项目以及这些人所在的社区和医院,然后对这些人一对一跟踪。”

xing xing:“我知道了,但是人手有点不够啊,能不能让小圈帮的人过来帮忙,他们人手多。”

&nbn da da:“不行,这件事不能让小圈帮知道,也不能让吕经理她们知道,人手不够就不够吧,克服一下,12月份以前,只要能发现应症人群并且取到样本就算你完成任务。”

xing xing:“好的,我知道了,二毛那边的实验室已经有研究眉目了,要不要组织团队尝试制造样本?”

&nbn da da:“不行,会被溯源,让他们静静等着,一切等拿到了0号样本再说。”

xing xing:“o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